快捷搜索:  as

与流浪有关的散文诗

◎脚步

杂乱没有章法的,如一块天际孤石

几声太息后

已行走在西部的棉花地

想要逃离漠野砾风

却又不能感知脚陷脚窝的温度

听凭流落掉所,雨雪风霜和筋骨的蹂躏

任枯滕老树的姿势和归鸦同党上的傍晚

从新铸造一双铁脚,任走远途

候鸟飞来飞去,那些优雅的疲倦

开始进一步感知,铁脚的稳固与扎实

耕牛般的诚恳,终于,走直了孤烟

走弯了月

◎行囊

书生们总说行囊是憔悴的

我的行囊却是富厚而饱满的

装着故乡的旷野和炊烟,

盛着茅屋里厚重的蜘蛛网

只是有些潮湿。每个南方的夏天

我都按部就班,翻晒行囊

油菜花晒干了,包括我的乡愁

蜘蛛网晒干了,包括我的想念

但便是晒不干湿润的炊烟

由于母亲的白发搀和此中

如今,我把旧行囊

换成了最盛行的蛇皮袋

盛着充分和旺盛的故事

远征又一个风和雨都纷乱的冬天

◎工卡

流水线上是机械打卡

脚手架上是工头打卡

从流水线到摇摆的脚手架

差别不是太大年夜

但都有一个合营的主题:

不是短斤缺两,便是推迟粮期

或者找不到为工卡埋单的人

而日子在工卡上依然迈着方步

带着哭诉,却也走得四平八稳

我想在工卡上部署一些更远的韶光

我想在工卡上喊出一些非份的欲望

怎样如何!工卡自己不会走路。

一如这破晓的鸟儿,不会从左手飞到右手

◎玉轮

我说的与爱情无关。每个傍晚

每个破晓,我都习气了

左脚在故乡的小路上,右脚在出租屋

的门槛内。

以致每个晚上,我都习气在加班后的归途中

营造一个自己的玉轮

我在月光下心情开心地走着

聆听着其他人关于月光的描述

哪怕在雨季,我都同样走在自己的月光里

听着蛙声,听着蟋蟀咬碎我的以前韶光

闻着栀子花为我传来母亲温馨的咳嗽

还有竹篱门外竹林里画眉鸟唱的闹台

在南方的每个夜晚,我都有玉轮

她们都替我酿造了一个个深刻的意境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